back

2018/10/01

2018「短波15+:青少年看戲書寫計畫」之五-觀臺北藝術節《光年紀事:臺北 哥本哈根》


《光年紀事》4D Box 工作坊
世界劇場設計大展首獎得主周東彥及狠劇場/狠主流團隊,在臺灣和丹麥兩地創作者的合作下,運用丹麥4D Box浮空投影技術,歷經四個階段發展呈現,影像詩人周東彥這回想貼近觀眾身邊,訴說一則遊蕩於光年之外的故事:關於兩個擦身而過的時空旅人─來自丹麥的Kasper與出生於基隆的魏雋展,迴游於彼此的夢境,探撈那些想要記住、卻將要遺忘的舊日。
2018臺北藝術節《光年紀事:臺北 哥本哈根》 8/11-8/19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廳
---------------------------------------------------------------------------------------
✎陳以恆:
這個作品也像一個生命,隨著時間隨著整個創作團隊、演員們、科技一直在成長著。
✎葉亭妤:「......台詞雖然有些是相同的,但背後代表的意思卻不同,我享受在兩位主角故事之間的交錯和互動。」
✎陳宥安:「故事裡美人魚是無法哭泣的,難過之餘卻無法哭泣,一種悲傷的情緒卻無法發洩出來,眼淚對他們是一種痛,悲傷的相反就是快樂了,所以戲裡主角們總是握著一罐眼淚。」

陳以恆:「這個作品也像一個生命,隨著時間隨著整個創作團隊、演員們、科技一直在成長著。

《光年紀事》導演周東彥在2013 年 9 月,與丹麥的埃爾西諾文化庭院(The CULTURE YARD, ELSINORE)藝術總監麥可‧福克(Mikael Fock)相識,並在 2014 年 5 月受其邀請至由文化庭院主辦的丹麥點擊藝術節(Clik Festival)觀摩,這是狠主流團隊首次接觸到由麥可所發展的 4D box 舞台與操作軟體,也算是「台北—哥本哈根計畫」的源頭。2015 年 5 月,藉由文化部的補助,狠主流前往丹麥正式參與點擊藝術節,在這特殊的黑盒子裡進行創作,那是第一個版本的《光年紀事》。運用丹麥4D Box浮空投影技術,歷經四個階段發展呈現,影像詩人周東彥這回想貼近觀眾身邊,訴說一則遊蕩於光年之外的故事:關於兩個擦身而過的時空旅人─來自丹麥的Kasper與出生於基隆的魏雋展,迴游於彼此的夢境,探撈那些想要記住、卻將要遺忘的舊日。
 
先參與了開演前一小時的演前導聆,導聆是播放關於《光年紀事》製作歷程的紀錄短片。由製作人導聆,並先分享技術層面如何做到,希望觀眾在看演出時,不要太思考技術的東西,好好的「享受」演出。
 
可惜演出過程中我不知怎的感到難以專心,不在狀況內,也許是坐在很前排位置,看字幕的角度相當不舒服......。當時有一點不懂不斷出現的「人魚」的概念,是神話色彩嗎?(結束後查了資料才知道原來是安徒生的《小美人魚 》。)另外關於淚水、儲淚瓶,覺得有些「太」詩意了。雖然挺喜歡,但那些詩意留給影像就好,對白不需要多。
 
直到後來逐漸感受到故事背後的真實能量。在某些情感的橋段裡很有感覺。在碎掉的畫面與狠主流設計第28屆金曲獎林宥嘉唱「沒用的傘」時的畫面(『INFINITY』)極為相像。回顧創作者周東彥的創作脈絡,我看過的過往作品如:《我和我的午茶時光(日韓版)》、《關於島嶼》,一些實驗錄像等。以及兩場北美館《可交換城市計畫》,其中的周書毅及神秘場(姜睿明)。而更早周東彥與周書毅合作《空的記憶》(我沒看過)。許多都與記憶、城市有關。
 
在《可交換城市計畫》的文案寫到「周東彥將邀請家人與朋友與他一起交換城市的記憶,但究竟會交換出什麼?」「......那與你住在同一座城市的人,有著不同的故事」。和《空的記憶》在世界劇場設計大展中拿下「互動與新媒體設計」首獎,展開了結識丹麥藝術總監的緣分,也都與光年紀事有許多關聯。
 
劇情不難理解,這是結合演員生命故事和城市記憶等等,加上導演過往創作風格路徑。雖然很美但我起初一直並不驚豔,許多都可見周東彥及狠主流團隊過去風格,就技術面可能有在摸索、實驗、突破,但就看過過往作品的觀眾,其實好像沒有感到太新的東西。很難過自己感到不專心,到最後稍微把眼鏡拿開(但我之後也沒再拿開了,希望沈浸在演出裡。),發現戴上與不戴上的差異並不大。
 
難道4D box浮空投影技術,運用得似乎只有一點點?
 
後來查詢,得知「浮空投影的秘密都藏在這個4D Box之中,這套舞台視覺技術並不罕見,浮空投影的原理透過光線反射折射,玻璃的透射或成象,在明暗之間玩弄虛實,影與象,虛與實,交錯排列,如幻術般造成錯覺,帶給觀眾們的集體驚奇,早在1862年在狄更斯《聖誕頌歌》「鬧鬼的人」一劇中成功運用,被稱為「佩珀爾幻象」(Pepper's ghost)。」[註1,引用自貧窮男“光年紀事 創作軌跡”一文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98547
 

從新聞訪談中可以更了解創作者想法。周東彥表示,「透過理解科技的過程,他不斷尋找的是轉化人類感受的途徑。」、「在這部作品裡,科技的運用成為臺上演員、臺下觀眾趨近夢境與遙遠記憶的一種方法,在浮空的虛幻畫面中,所有人都能試圖去領略生活裡難以抓取言說的真實。」
 
原先我誤會了這齣戲和這項科技,看宣傳要在戲裡看4D。因此看完跟原先想像很不一樣,突破也看似不大。查了資料,看到創作者本人的說法。才恍然明白,科技都還是要回到人的身上啊!
 
就像一開始,演員魏雋展從單身到已經結婚有了孩子,這個作品也像一個生命,隨著時間隨著整個創作團隊、演員們、科技一直在成長著。我也期待它之後的發展。還能再長成什麼樣子。衷心謝謝這趟旅程。

 
葉亭妤:「......台詞雖然有些是相同的,但背後代表的意思卻不同,我享受在兩位主角故事之間的交錯和互動。」
一開始先去聽了導聆,了解了這個劇場其實是個進行了很久的計畫。2013年,周東彥在世界劇場設計大展中拿下「互動與新媒體設計」首獎。丹麥埃爾西諾文化庭院的藝術總監Mikael力邀東彥前往丹麥來看看4D BOX的技術,這也就是光年記事的起源。

第一次使用未知科技,在第一次展出時還只能放圖片。在這五年內,從零到有,時代一直在進步在變化,到了2018終於完成演出。光年記事除了在劇場內演出的內容外,還有台北與丹麥、2013到2018的時間空間交錯。

劇中演出的也是演員自己在這五年發生的故事。一個基隆青年和一位丹麥男子在夢境和現實互相交錯,兩位男子回想自己家人的故事,海浪的聲音迴盪,螢幕上的水流以及像水一般流動的粒子更加深了基隆青年是在傳統漁村長大的印象,透過投影投射出小時候主角的家,像是在看繪本一樣鮮明具體。而丹麥男主角同樣的也使用這種方式,然而兩位主角同樣的遭遇了不同的家庭悲劇,被家人的陰影所覆蓋,台詞雖然有些是相同的,但背後代表的意思卻不同,我享受在兩位主角故事之間的交錯和互動。兩位主角有時在屏幕後,有時會實際走出來到舞台前,利用遠近和屏幕本身造成的隔閡感創造出虛實交錯之感,而變化不斷的粒子和色彩音樂的搭配讓人覺得夢幻不真實,讓人更能感受到這是在一個夢裡。最喜歡的是演員講出「我碎掉了。」演員的身體像是炸開的煙火。在基隆演員和父親說出「我要當爸爸了,你要做阿公了!」時我忍不住掉下淚來,整個的氛圍非常的感動人且夢幻,非常美麗。

但其實整個觀賞的感覺是不符合期待的,尤其是4D眼鏡,整個演出用到4D的部分其實很少,而且當4D的畫面跑到眼前卻會被一個無型的框架給切掉,很出戲也影響畫面感,再加上坐在前面幾排,為了看字幕得把頭抬的很高,長時間下來非常的不適。整個劇場展現出來的色調並沒有網路上的照片這麼鮮明清晰。而且劇情整體步調很慢很平穩,加上為了看畫面導致的疲累還有輕柔的音樂其實很催眠,感覺技術並沒有和劇場做很好的結合。

然而知道在這背後的故事,不由得對製作組獻上敬意,也讚嘆製作組的大膽,敢去勇於挑戰新事物並且把它搬上舞台,在了解背後的故事後更能體會到這個劇場的美麗。

陳宥安:「故事裡美人魚是無法哭泣的,難過之餘卻無法哭泣,一種悲傷的情緒卻無法發洩出來,眼淚對他們是一種痛,悲傷的相反就是快樂了,所以戲裡主角們總是握著一罐眼淚。」
《光年紀事:臺北─哥本哈根》Chronicle of Light Year結合高科技,以4D Box浮空投影,搭配演員的演出,創造出一個既真實又虛幻的景象,並以平鋪直敘的方式來演出這個故事。因為2013年周東彥導演《空的記憶》得到「互動與新媒體設計」大獎後,前往「丹麥埃爾西諾文化庭院」參觀了正在發展的「4D Box浮空投影技術」,而這個概念源於19世紀的「佩珀爾幻象」,是利用鏡像折射的原理,而把物體反射在螢幕上,科技與藝術的結合變成他接下來的創作理論,延續著他上部作品的概念。在得到一個合作的機會後,他開始思考要如何演出這部結合科技的戲時,產生了一個想說故事的念頭,又因為當時社會上發生的種種悲傷的事,他決定以「一個快樂是什麼?」的題材為主旨。                              

這齣戲以兩位演員來演戲,兩位主角,一位臺灣人,一位丹麥人,利用夢境來演出,感覺上,他們就是兩位時空旅人。夢境裡敘述著過去,敘述著他們童年,以一個回憶的方式,來演出,但同時時間又感覺在進行似的,夢裡的內容有時是小孩,有時卻是成人了。夢裡也出現了許多意象的重疊,故事環繞著兩位主角的人生,夢裡他們總會相遇,並帶給對方他的故事。戲裡也出現了許多安徒生故事的感覺,丹麥人的出現,有許多幕都是以打開窗戶來現身,也有許多的大海、主角手中的眼淚,這些的出現都跟安徒生的故事有關,尤其是美人魚的故事。故事裡美人魚是無法哭泣的,難過之餘卻無法哭泣,一種悲傷的情緒卻無法發洩出來,眼淚對他們是一種痛,悲傷的相反就是快樂了,所以戲裡主角們總是握著一罐眼淚。                                                                                           

這整齣戲最吸引人的就是他的特效了,虛擬跟真實只有一線之隔,剛才的人的形體,下一秒卻轉為分子破碎散開來了,真實的人體身處在虛擬的房間裡,這種的搭配,真的令人讚嘆不已。以及搭配著3D眼鏡,製造出一種臨場感,唯一可惜的是框架的拘束,影像會因為到了邊角而消失,又因為觀眾的視角中還是會看到旁邊的框架,所以會種有種看電影的感覺。但整體而言這齣戲的演出方式,是如此的創新,演出了一部成功的戲劇。

---------------------------------------------------------------------------------------

臺灣|狠主流多媒體有限公司 / 狠劇場
由劇場與影像跨界導演周東彥創立,成員具備劇場與多媒體設計製作的雙重專業,計畫長期發展以多媒體為創作核心、重視文本的跨界劇場作品,從中開創嶄新的觀演體驗,成就臺灣表演藝術跨界創作的多元面向。近年重要作品為:《空的記憶》|2013世界劇場設計大展「互動與新媒體設計」首獎作品;《我和我的午茶時光》|2016法國安亙湖數位藝術雙年展「數位藝術獎」入選作品。
 
丹麥|埃爾西諾文化庭院(The Culture Yard, Elsinore, Denmark)
於2010年開幕,座落於哥本哈根北方的埃爾西諾,與知名的哈姆雷特城堡相毗鄰,紐約時報列為全球前52個重要的文化地標。場館內含三個舞台、博物館、圖書館、展覽空間、會議與工作坊空間以及餐廳。

埃爾西諾文化庭院致力發展和引進新媒體藝術前衛作品,透過策劃多元的藝術節推動跨界演出、展覽、工作坊、音樂會與講座,持續開發在藝術與科技交匯領域中的無限潛力。其所主辦的Click點擊藝術節,與來自丹麥、歐洲與國際的藝術家、策展人、藝廊、藝文場館及團體合作,已成為北歐地區指標性新媒體藝術節。

感謝財團法人永真教育基金會專款支持短波15+青少年看戲寫作計劃


go top